Friday, December 30, 2011

合照


和洋洋。


和晴晴。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開榴蓮

前几天,俺家女人在她的面子书上po了这个东西:


有人问:这是啥东西?

 这东东,就是开榴莲棒了。

用这东东,要如何开榴莲啊?
来来来,让俺示范一下啊~~

首先,要让这东西能发挥它的作用,必须要有一粒榴莲。


榴莲大小都不是问题。这东西只能开榴莲哦,不能开椰子哦~~

接下来,视个人而论:俺是右憋子,所以用右手握着开榴莲的,左手是握着榴莲的。如果是左憋子,那就换手啦。要握榴莲,当然要有保护措施。为了能让俺的左手能彻底的不受榴莲的尖刺刺伤,俺借用了俺家女人的东西:


烘培手套!

烘培保护手套够厚,戴上去手掌也很灵活,不会碍手碍脚的!女人有美女论,俺也有俺自己的俊男论:能耐热的手套当然能耐刺咯~~呵呵

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开榴莲。如何使用这木棍做的开榴莲棒呢?

开榴莲必须从它的屁眼开始。找出榴莲的屁眼。榴莲屁眼不一定是在榴莲的下方哦~~有些榴莲的屁眼会在旁边的哦~~


榴莲屁眼不难找。只要稍微留意一下榴莲的刺的排列,很容易就可以发现刺会往一个中心点汇集。这个点,就是榴莲屁眼咯。


榴莲屁眼就和咱头发的“涡”很相似;咱的头发也会往“涡”的那一点“旋转”着的。

找到了屁眼,用榴莲棒尖头的部分,往屁眼处使劲的插下去!


然后在稍微往旁边左右的拐。


这时,榴莲就会随着榴莲皮上很明显的“线条”裂开!


有了这个“缺口”,榴莲就很容易的用双手把它扒开了!


很容易。不是什么rocket science,只是一支木制的榴莲棒,就能把坚硬又多刺的榴莲壳轻易的扒开!

最近又是榴莲飘香的季节咯!咱这“祖传”的榴莲棒可以派上用场了!^^

Monday, December 26, 2011

來自東瀛的玩意(2)

只从接触了《大人の科学》这本杂志后,对它着迷了。要怪的,就是网际网络的方便。只是点击了几下,就可以发现原来《大人の科学》还有很多期,而且期期都有很好玩的科学玩具哦~~

除了双眼相机外,另一个勾起俺的眼光的,是《大人の科学》第28期的《和时计》。这期附带的,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一个机械运作的时钟!


什么是和时计?如果没错的话,就是时钟。不同的是,这个时钟并没有分针和时针来报时;而是以旧时以时辰来报时。就是说:钟面上的时间不是数字的,而是以12个时辰来报时!


和前一本一样的,整本杂志都是日文。除了一些些的汉字外,整本杂志俺是看不懂。还好,贴心的日本人把时钟组装步骤以细腻的图案详细的一一绘出,让俺这个日文“老外”也可以很轻易的把时钟给组装起来!

video

花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完成组合这“玩具”。还好小洋不在,不然俺得花更长的时间来一边组装一边回答他那排山倒海式的问题~~ >.<


然后,这个时钟怎么看啊?俺也不懂。对12时辰,俺也只懂一点点:午时应该是11点到1点吧?申时是4点到6点?亥时是9点到11点?子时是半夜吧????

不管啦。反正俺喜欢的是组装过程。看着一大堆的零零散散的零件慢慢组合变成一个能动(玩)的东西,那种感觉很棒哦~~ ^^

冬至那一天



我们搓汤圆。









冬至大过年。
吃了汤圆就长大一岁咯。

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榴蓮事

那天经过一个马来kampung,路旁看到了这个:


一车满满的榴莲!看样子应该是刚开档,榴莲看上去很新鲜酱的说。见了榴莲嘴馋了,二话不说U-turn回去选榴莲咯。


俺母亲是选榴莲高手。她选榴莲真的还有一手。每次她买回来的榴莲大多数都肉厚香甜的。看到了这么多的kampung榴莲,咱母子俩有点接近疯狂式的在卖家车内选出了22粒榴莲。

经老板算一算,22粒要卖60大洋。咱乐开了:减价一下,55大洋成交!

结果的结果,咱吃榴莲吃到眼睛发黄了!@_@

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俺出省城

那天和老大过去槟岛办事。老大住槟城,办完事都已经下午4点多了。俺和老大说,不必过海载我回家啦,就把我丢在码头,俺自己塔船回家吧!

就这样,时隔了很多很多很多的n年后,俺再一次只身徒步塔船回家。俺是忘了俺最后一次徒步走进渡轮是哪一年的事情了。如没记错,最后一次应该是俺在等待SPM成绩时段然后过槟城的英国文化中心British Council学习英文那段时期吧。那时,一星期两次,母亲都会把俺载到北海码头,然后俺自个儿搭船过海,然后要不就塔巴士;要不就走路到位于Dewan Sri Pinang旁边的英国文化中心。当然,现在的British Council已经不在那边了。

当时年轻,可以走远路还不言累呢~~

n年后再次塔进位于渡轮顶楼,感觉莫名的伤感。因为,本来只是载车的渡轮现在得腾出中间的车道改装成载客的地方了。


为何伤感?俺也不懂。只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可惜。(也许俺太感性了吧?呵呵)

 摇摇晃晃的度过海峡,到了北海。俺正犹豫该打电话要家人来载么,还是塔巴士回家?

俺也已经n年没塔巴士了。从码头走到车站,心情还是忐忑一下:塔几号巴士?塔巴士要多少钱?要等很久么?

对,从小俺对塔巴士很没有安全感。都是怪俺这“温室中长大的男人”和有车一族这样的死鬼性格,总觉得自己的行程好像都不受到自己控制,失去了自由这样的说⋯⋯

走到车站,原来俺的顾虑是多余的。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巴士车站都有指示牌啊~~


看到了要回家的巴士号码了,刚好这辆巴士有在车站。爬了上去,在哪里买票啊?巴士没人,怎么买啊?(司机不在啦,迟些才补票啦~~)


塔客以外劳居多,本地人寥寥无几。巴士内的空调可有可无,虽然下午的烈阳斜斜的射下,但不至于闷热。

巴士兜了几圈,终于到了俺家门外的车站。按铃下车。从车站要回家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路。

原来,走在夕阳斜阳下并不是那么的浪漫。烈阳西照,俺的半变脸应该也被晒黑了,变钟无艳了~~

走到家门口,汗流浃背,气喘呼呼,狼狈无堪啊~~ 这,都是没做运动的后果啦!>.<

Sunday, December 11, 2011

天狗食月!

差不多一年多前,俺很幸运的目睹天狗食日。一年多后,天狗又饿了。这次它把目标锁在月亮!2011年,12月10日晚上会发生月全蚀!

据说如果错过这次的全月蚀,就得等到2018年才有哦。俺没看过月蚀,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


看看报纸,说日蚀开始于晚上8点多。天空并不作美,一层薄云覆盖了整个天空,本来皓亮的月亮变成了朦胧美了~~

8点多抬头望明月,月蚀并还没开始。天空远处却传来了一些雷声,要下雨了?

等多半个小时,抬头望一下:


饥肠辘辘的天狗把月亮给吃了一半咯。可能自己拜天公时不够虔诚,薄薄的薄云还是挥之不去。时好时坏,断断续续,等到了9点多,终于看到了红色月亮了!


 为何月全蚀的时候,月亮不是全部被地球影子所覆盖而变成黑月亮么?这个么,俺不是很懂。好像是因为红色光线的问题的说⋯⋯


蝕甚:月圓面中心與地球本影中心最接近的瞬間,此時前後月球表面呈紅銅色或暗紅色(適用於月全蝕)。(原因:大阳光经过地球大气层时发生折射,使光线向内侧偏折,但每种光的偏折程度不一样(色散),红光偏折程度最大,最接近地球陰影,映在月球上;此外,由於大氣層灰塵的含量與位置不同,光線偏折程度會有不同,因此月全蝕时的月球是暗红、紅銅、或橙色的。同樣的道理,由於大氣層的折射,朝陽與夕陽不是白色的,而根據高度因為大氣折射程度不同,呈現橙色或紅色。)- Wikipedia (link)
 很难懂。不用紧,反正不必考试。只要知道,月全蚀的时候,月亮会变成红色的就是了。


很兴奋,第一次看到红色月亮!虽然天不作美,但也好采没下雨,可以让俺观赏到了这精彩的天文奇观。

老人家说,月蚀日蚀这样的天文奇观其实是很不吉利的。他们说,很多妖魔鬼怪或是做什么偏门法会都会等待这些日子来施法。所以有传说在日蚀月蚀时时运低的人最好别看,不然会惹衰运⋯⋯

 衰不衰运,俺不懂。只知道,当晚被小飞机轰炸了整个晚上!>.<

结果的结果,等到了月全蚀后,就快快收档了~~

Friday, December 09, 2011

來自東瀛的玩意

在一个很特别的机缘之下,俺发现到了这个:《大人の科学》,一个来自东洋的科学杂志。杂志里头写的都是关于科学的。

科学有什么好看的,对不? 以前读几年的漫天星星的物理以及五颜六色的化学还不够,现在已经不年轻了还来老来娇要“重温”科学?

不是,不是。这《大人の科学》杂志能吸引俺的注意的是随书附送一个关于当期杂志主题的DIY科学模型。

俺看了很兴奋!俺从小就很喜欢自己动手做些小玩具,对一些DIY模型也很喜欢。打从接触科学之后,更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动手做个以前科学家们发现新科学原理的模型道具。

在 《大人の科学》网站看了看,原来此杂志已经出版很多期了。当中,让俺眼前一亮的,正是《大人の科学》第25期:


因为,这期的主题是关于摄影的。而且随书附送的竟然是一台DIY双眼菲林相机!

俺不懂读日文。虽然以前在大学时有上过两个学期的日文课,那时候学日文也纯粹是为了要看日本A片而努力的。学了两个学期后,发现原来AV女郎来来去去都是那两句“Yamate”和“ganbate",就放弃了更深入的去学日文了。所以呢,如果把这本杂志败回来,俺能理解杂志内的内容,以及跟着步骤把相机组装起来么?

别关它,败了再说。

就这样,很不小心的在《诚品网络书店》看到这本杂志,然后也很不小心的网购了它。(都是信用卡的错。为何它在俺最不想要它出现的时候那么容易的出现!)只是短短的三天后,这个包裹就摆在俺的桌子上了!


WooHoo~~收到这样的包裹,俺是何等兴奋!这种感觉和收到了礼物时的感觉那样的亢奋!

慢慢打开包裹,第一次接触来自日本的杂志,感觉很不同。日本杂志的排版毕竟和我们本土杂志,甚至和港台的杂志排版都很不同。虽然书内全都是日文,但间中还有一定数量的中文字。所以当读起来时是相当的很吃力,但或多或少还是懂得书中内文。

购买杂志,真的是附送一个DIY双眼相机呢!原本以为相机只是一个模型,但惊觉原来这DIY相机是真的可以照相的相机哦~~

急不期待的把随书附送的DIY相机组建看一看,再看看全都是日文的组建说明书⋯⋯


俺有点担心自己应付不来了⋯⋯

俺是老土了一些,始终相信只要不怕没难事,只怕无心人的真理。还好组装说明书除了密密麻麻的日文外,还有详细的图画清楚的列明如何组装这台相机的。

就这样,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看着似懂非懂的说明书,间中还要回答啊洋排山倒海的为什么什么zomok很多很多的问题 后,相机真的被俺组装起来了!

来来来,登、登、登、登~~~俺第一架亲手组装的双眼相机登场!



 这怪物,怎么操作啊?

这怪物,是菲林相机。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在这数码时代的大环境里,还有那个地方可以买到菲林啊?

就算俺买到了菲林,但这台是一个没有任何电子测光系统的怪物,俺如何测光啊?

就算俺无惊无险的拍了36张照片,俺要去哪里冲洗啊?

就基于这几个关键性没有答案的问题后,很遗憾的,俺迟迟未能体验一下以前人的摄影乐趣。:(

但,无论如何,有朝一日,俺会让它曝光一下的。当然,万事具备,只欠菲林!!

Thursday, December 01, 2011

子承父業?


俺是曾经投入建筑业,目前已经离开建筑业而投入家族家具业。偶尔看到工地,俺往往会多望一望,然后回味一下当时在建筑业的点点滴滴:有喜有悲。想当初头戴白色安全帽在工地内走着好像很威风酱紫的(因为只有工程师才有资格戴白色安全帽的。),怕没人知道俺是代表工程师的小伙子酱的。

“好景”不常在咯~~现在要戴回这白色帽子,有人还会质问:“你这顶帽子不可乱戴!”呵呵,俺也懒得跟人辩论。

现在小瓜除了喜欢卟卟车外,他好像也对正在进行的建筑工地很感兴趣!难道他也学俺,“怀缅”在工地工作的“乐趣”?他,是否会“承续”俺的事业?

阿哈哈哈哈,俺这个人家阿爸初哥应该是想傻了吧!小瓜才三岁阿!他其实是对工地内的所有会动的机械感兴趣啦:有挖泥神手车、有推泥机、有Cranky吊车等;对工作以后要当什么他还不懂吧!

三岁的他,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很难理解宣统帝登基时才三岁。当然,他也只当了3年清朝儿皇帝,就被孙先生给推翻了。三岁的儿皇帝,很怪吧?

小洋以后会当什么?就让他自由发挥吧。只要不偷不抢,有三餐温饱就行咯。子承父业?俺不敢期望。以后的事,就得看命运的造化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