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3, 2016

2016出游

2016年中假期,俺向公司拿了长假,带了一家大小出游去。



两个大人,带着四个小孩;其中一个是特殊天使,一个还是嗷嗷待遇的女娃,不麻烦么?

俺说:他们都是俺的妻小,哪来的麻烦?

带着自己的小孩出游,不会麻烦的。毕竟他们都是自己的最爱,都是自己最疼爱的人,所谓的麻烦并不是烦事。哭闹在所难免,但只要心中有爱,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这次出游,难免会有点担心,因这次出远门是在晴晴和熹熹都戒了尿片之后成行;也是晴娃娃学会走路后没有推车的情况下成行……

其实,咱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应该对女娃们有信心。她们的表现出乎预料的好,至少没“尿车”。


虽然,偶尔晴晴会闹憋拗,偶尔会闹情绪,偶尔会懒惰了,不要走了。那我们就停下来休息一下,看看周围的环境一下。抬头看一下,天空原来是蓝色的。



我们始终还是生活在科技时代。孩子们还是需要依赖科技保姆来安抚他们“想家里电视”的情绪。哈~~

没有豪华的旅途,只有吵吵闹闹的旅程。只要大家在一起,一切都是值得的。

期待下一次的旅程了。呵呵


Monday, January 19, 2015

玩沙樂

是时候出来为俺的部落铲铲草,清理清理一下了。











据说,多让晴宝贝玩玩沙,可以刺激她整体的感官系统。肮脏归肮脏,只要她喜欢,就甭管那么多咯。

Thursday, May 22, 2014

一個小動作


这是晴大舅自制的小凳子。可以当凳子坐,也可以当小桌子来用。南下来谋生,借住在大舅家,由于高度刚刚好,此张小凳子就成了晴晴的桌子了。吃饭玩耍吃点心玩游戏几乎都在这小凳子上进行。晴对它并不陌生。

小凳子都是收在客厅的一个角落。当吃饭或是玩游戏时,咱都会把小凳子拉出来,把它摆在小妞前面。也许晴经过多次的“观察”后,她也许已经学到了一些些动作……

“晴,把小椅子拉出来~~”晴转头,看到身后的小凳子。她转身过去,用两只小手有点吃力的把小凳子拉了出来,并自己坐好准备就绪。

整个过程,俺看在眼里,心里感动万分。这种感觉,和第一次看她自个儿站起来走了两步的感觉是一样的。虽然,只是这么一个的小动作,但对俺来说,却是一个很美妙的动作,一个很特别的动作。

也许,她懂得很多事情。只是,她不懂如何运用而已吧?

Friday, April 11, 2014

2.9Mb不見了。

2.9Mb有多少资料呢?

一张以10mp的相机以高素质拍出来的照片就差不多有2.9Mb大小。一个以MS Word程序要写了很多很多面的文件的容量,或是一个很小的电脑病毒程序。2.9Mb在现在都是以Gb(Giga byte)来计算的年代,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容量。一个人只要一链接互联网,几乎不需几秒钟就可以下载超过3Mb的资料了。

但是,要是一个很在重要的电脑程序,如Windows,或是Mac OS,只要这么一丁点的资料不见了,电脑就可能会当机了。

人类有22对染色体。有人把人类的染色体以电脑容量的的方式来计算的话,原来人类的染色体是可储存高达700多Tb (Terabyte)的资料。就是说,要成为一个健全的人类,他必须拥有高达700多Tb (Tera byte)的资料。1 Terabyte就是等于1000 Gigabyte。

每个人的资料都不一样。所以世界上是没有两个人是同样的。因为每个人的染色体都是独特的。

晴晴就是不见了人类700 Tetabyte内其中的2.9Mb。而且资料消失的地方,就在她的第二对染色体内末端的地方。

这么微不足道的资料不见了,能对晴晴造成什么影响?就是这么一点的2.9Mb的资料内拥有关键性的脑部发展资料,所以它的不存在导致了晴的脑部发展不是那么的健全而衍生出晴晴的全体缓慢发展。



这,就是咱在2014年4月10日在槟城中央医院从晴晴的主治医生口中得知的结果了。晴晴很“幸运”,因为她是一个超级罕见的基因缺陷儿童。据说,全世界只有二十多个体和晴晴一样拥有这样很特别的染色体。所以有关这种病例的资料,就如消失了的2.9Mb版的少……

由于病例太少了,少得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就是这么的伤……

那么,有得医么?基因欠缺,是不能治疗的。至少在现今的科技上还不可能。也许不久的将来,当人类的科技有所突破,可以修复残缺的基因的话,那么有这种缺陷的人就可以痊愈了。这,也许是几十年后,甚至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吧。

走了那么多路,终于找到了晴晴的病因。以后的路,该如何走?先天的不足,就得后天来补救了。特殊教育,是晴最贴切的治疗。她的饮食必须要控制,因为在有限的资料显示,2号基因缺陷的人都会有痴肥的风险,因为他们对食物有无法拒绝的诱惑……

算是松了一口气了吧?至少我们知道了晴晴的残缺在哪里了。至少,我们知道她的特别之处在哪里了。至少我们知道晴晴是一颗特别明亮的星星的孩子……

上天就这样开了我们一个玩笑。祂调皮的拿走了晴晴这么一丁点的东西。也许祂要考验咱的毅力,而降下这样的大任于我们吧?

最终的问题,还是不能回答:这2.9Mb是怎么不见的?现今的科学,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许,也许,同样的问题,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答案。那时候,也许也许,咱也等不到了……

Sunday, January 26, 2014

晴。步

这样的画面,在几个月前,对俺来说,是一个奢侈的想像。几个月前,想要牵着她的小手走路,简直是天方夜谭。今天,俺牵着她的小手,虽然东倒西歪的,谈不上健步如飞,但她还是很努力的跨着一步一步向前走。当下,俺心情既激动,又感动。慢慢的陪着她,到处探索。

她似乎明白了,原来站起来走路可以看到不同的视野了。

她的第一步,是在毫无预告的情况之下发生在俺的面前。开始小妞还正享受着小沙发的舒适,她还尝试不同的坐式,仿佛在寻找沙发上的舒适点。玩了一会儿,也许对沙发失去了兴趣,便开始有点别扭,要离开沙发了。她试了很多次想爬起来,但还是坐了下去。俺不以为然,就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试了两次,小妞终于成功爬起来并站稳了。俺想伸手把她抱过来,没想到晴竟然自己跨出了第一步,走了第二步,并扑向俺怀里。这一幕,只有3秒钟,却是那么的珍贵!

俺赶紧紧紧的抱着她,往左望向有10步之遥的晴妈,俺很希望晴妈也看到了这一幕,看到这个很具历史意义的一幕。

是的,晴妈也看见了。看见晴晴再毫无补助器的帮助下,走了她的第一和第二步了。

也许也许,不过多时,俺不是牵着她走,而是追着她跑吧?^^

不渴望她能跑,只希望她能走。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3

开荒一二事

南来开荒踏入第二个月,也暴晒在烈日下一个多月了。本来天生就有点黝黑的俺现在看起来更像一个友族了。很多时候,在外也好,在工作工地也好,要是初次见面的,都会对我说马来话。>.<


工地工厂厂主是日本投资,是生产植物油为主。总承包也是日本公司,分包是本地承包商,俺公司是总包的工程顾问,俺就是顾问公司的驻地工程师了。

俺的工作性质是什么?


就是天天看人打水泥!呵呵~~

除了钢筋,水泥是建筑最基本的结构成分,所以水泥的质量是不可忽视。每辆进来工地的水泥车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后,才能允许进入。俺就是那个站在大门前,呆呆的看着水泥车进进出出,确保没有不合格的水泥进入工地的人了。

知道的,就尊俺为工程师。不知道的,就贬俺为走走站站没事找砸的“滋事者”了。

当一个所谓的QA/QC工程师实在是吃力不讨好:捉严格些,就说俺拖慢了进度;放松些,却过不了自己的专业操守。 尤其是总包和分包的关系既微妙,又暧昧,往往傻傻分不清谁主谁仆的而不小心的掉进了他们之间看似藕断却千段丝连的政治陷阱了……

工地老大是个日本人,一个60出头的日本老先生。身体还很壮一下,超爱吃叉烧的,只是英文是烂透了。他说一句话十个字:七个日本字,两个马来字和一个英文,咱都听到八只耳朵了。虽然贵为老大,却对建筑工地一窍不通,全靠咱来推动整个工程进度。虽然如此,这日本佬还蛮好相处的,要求并不多,不像其他日本人那么的严格要求。偶尔他会和俺一起巡工地时,会对俺“有点严格”的作风有点小意见;基本上,俺不是他的直属上司,所以俺可以对他不理不睬。虽然如此,平时大家还是会有说有笑的,让烦闷的工地办公室没那么死气沉沉。


偶尔偶尔,咱会期待日本有人来。因为他们都会带来很好吃的巧克力送礼。原来日本巧克力,是那么的可口哦~~ ^^

Monday, November 04, 2013

南洋開荒

当然,俺不是什么先贤,会那么的伟大到拿着锄头独自一人漂洋到南洋来开荒辟地的。俺是为一间日本人投资的食物提炼厂来开荒的。厂就坐落在半岛最南端的Pasir Gudang重工业区,从洋大舅家到工地开车也要半个小时的路程。

由于是和为日本人开荒辟地,所以或多或少都需要跟 着日本人工作文化。当然,俺还不至于必须工作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家,但日本人的勤劳是公认的:即使是公休或是周末,咱都必须陪太子读书的。*闲*



 久违的白帽子。戴起它,代表俺的责任也跟着大了。毕竟在工地,俺的责任是确保工程是跟着工程设计来进行的。戴起它,似成相识的工作记忆也慢慢的开启了!戴着它,俺干起俺的老本行了。


踏进工地的第一天,同事就遞给我这双安全鞋,顿时笑瓜我了。是不是很像Phua Chu Kang?呵呵。安全鞋不好穿,硬绷绷,走起路来好想鸭子走路。没择,在工地必须穿,也因为下雨,工地红泥粘稠稠的,需要高脚靴子。而且有了这双鞋子,至少如果踩钉了,也不怕。

在目前的阶段,俺的工作性质都必须看天看地。看看天黑了,下雨了,就可以回家了。看看地下是否有石头块。打桩打到了石头,也可以收工回家了。

最近时常下雨,所以俺最近都比较得空,上了半天班,就可以回家了,多好。^^